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非公企业青年调查:是临时停靠还是幸福终点
2016-06-03 21:14:12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68次 评论:0
  26岁的小彭自称有“选择困难症”,她是武汉某高校的研三生,在北京实习快一年,即将毕业。最近,她一直沉浸在是否要留在北京工作的艰难选择中。
 
 
  “我一复习公务员的书就头痛,加上我在互联网企业实习,觉得企业的氛围不错,挺想留在北京多学点东西。”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虽然父母嘴上说同意我的选择,但他们并不希望我成为‘北漂’,想帮我在老家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。”
 
 
  其实,与小彭一样,不少北京的非公企业青年都面临类似的选择。北京,留,大城市机会多,能学到更多的东西,但生活压力大。不留,回老家生活质量高,但仿佛生活开启了“单曲循环模式”,太单调。
 
 
  团北京市委采集非公企业从业青年样本9264份,非公企业样本746家进行调查,结果表明:在北京,非公企业青年是青年中的“主力”,约为400.4万人(含个体工商户),占全市从业青年的59.6%,非公企业青年占企业从业青年的68%。
 
 
  按行业分类,非公企业青年人数前五位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71.42万人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61.16万人、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58.28万人、制造业52.34万人、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25.6万人。
 
 
  收入比国企高,三分之一用于住房
 
 
  谁也想不到,这位“身材高挑+皮肤白皙+颜值很高”的“80末”女孩黄源,是“黑客”界为数不多的“女汉子”。2013年,在北京的一家电商企业担任总监助理的她,跳槽到奇虎360公司。
 
 
  “我刚来到公司的时候,从事数据分析岗位,可来了公司之后工作业绩表现得不是很好,领导经常找我谈话,说实话那时候压力挺大的。”黄源讲述自身进公司的“糗事”。
 
 
  为了更加了解产品,对计算机知识了解不多的她,开始啃起了专业书籍。她说:“只要遇到不懂的地方,我就请教同事,有时候‘IT男’不会直接回答问题,但会敲一行代码,让我自己理解。”
 
 
  在3个月的高负荷学习中,她的潜能意外地被激发出来,竟然发现自己“爱上了”冷冰冰代码,成为安全领域小有名气的“女黑客”。
 
 
  “代码是可控的,输入什么样的代码,结果就会按照预期的方式呈现出,自己完全可以‘hold住’,可是与人打交道就要感觉复杂得多了。”黄源一边演示,一边说出了自己喜爱现在工作的原因。
 
 
  目前,黄源的月收入已经过万元,依然单身的她选择了与公司女同事合租,即便在经济上没有太大压力,但是对象问题依然没有着落。
 
 
  “现在有压力呀!”黄源感叹道,“高峰的时候每周都会相亲,谁不想放开谈一场恋爱,但是在北京毕竟压力大,住房、孩子、家庭呀,还是要有经济基础的。”东北女孩的她,性格直率,坦言自己面临的压力。
 
 
  根据团北京市委的调查,国企和非公企业从业青年在收入上没有明显差异。非公企业从业青年月平均收入4413元,略高于市属国企从业青年的4261元。
 
 
  从户籍看,非公企业从业青年的外地户籍比例较高,77.2%的非公企业从业青年是非北京户籍。从毕业院校看,非公企业从业青年毕业于北京以外院校的比例(50.2%)明显高于国企从业青年(31.2%)。非公企业从业青年平均在京居住时间较短,在京居住时间短于三年的比例(30.5%)明显高于国企(14.9%)。
 
 
  由于外地户籍比例高,租房成为非公企业从业青年在北京居住的主要方式。有74.5%非公企业青年的租房住,一半以上的人选择与他人合租。同时,住房面积普遍不大,也有一半的人“蜗居”(50.8%),人均住房面积低于20平米。住房费用是支出的主要部分,有住房支出的非公企业青年平均每月用于住房的费用为1805元,占该群体平均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11
Tags: 责任编辑:技校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北京市将建立京津冀就业协调机制.. 下一篇校园“毕剩客”何去何从?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微信平台 扫码关注 享受优惠
沈阳孙进技校网微信平台